新闻

题匾得意楼

晚清时,常熟城里有一个姓邹的穷叫化子,讨了30余年的饭,省吃俭用,逐渐积累了一笔钱,在当时常熟最热闹的南门坛上买了一块地,造了一幢三层楼,想开一家茶馆。邹老板要招揽生意,想请有名气的人题个店名,写个匾额,然后再热热闹闹开张。

常熟城里文人多,题个店名、写个匾额是没有问题的,可是,茶馆老板是叫化子,出身低微,有点名气的文人都端着架子不肯接这个事。邹老板一连碰了好几个软钉子,弄得灰头土脸的,很沮丧。

翁同龢听说了这个事,十分气愤,说:“这些文人也太势利了,写个字也要看出身,这位邹老板虽然是叫化子出身,可人穷志不短,艰苦创业,白手起家,了不起啊!知道武训吗?他也是叫化子,用讨来的钱开办学堂,让穷人家的孩子能上学,其人其事广为传扬,流芳百世。如果真的没有人题写店名,我这个削职的学士愿意给他题写。”

邹老板听到翁相国发话,非常感动,租了一顶轿子,带了一个伙计赶到翁府上,用自己的肩膀把翁同龢抬到了茶馆里。

这个消息不胫而走,大家都来看热闹。

翁同龢下轿后,看这三层楼茶馆,虽不是雕栏画栋,但白墙灰瓦,飞檐翘首,朴实大方,而且前街后河,富有江南特色,未进大门就赞了一个好。

翁同龢在大厅中坐定,对老板说:“店名这件事,你有啥想法,说来我听听。”邹老板说:“没有,没有,一切拜托大人。”

翁同龢稍作沉吟,道“你这茶楼取春风得意的意思,叫‘得意楼’,如何?”

“好!好!太好了!”邹老板连声说好。围观者也齐声说好。

翁同龢提笔在宣纸上写下“得意楼”三个行书大字,并认认真真地落款钤印。老板连连道谢,拿出许多银两来润笔。翁同龢哈哈大笑,分文不受。

不久,“得意楼”茶馆开张,鞭炮声中,翁同龢书写的金字招牌——“得意楼”三字匾额在茶楼高悬。

翁同龢写过一首诗《三层楼饮茶》,对得意楼大加赞赏:

极目见平芜,新晴俨画图。

楼高吾邑冠,桅啸古时无。

黯淡茶香熟,喧豗市语粗。

当年魏公子,折节事屠沽。

三层的得意茶楼在清末时居然是为“吾邑冠”,县内最高的建筑(方塔除外),登上三层楼,居高临下,能极目远眺远近景物。

翁同龢常到得意楼喝茶休息,他在记里曾多次记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