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
温馨的车厢

马杏从站里开着公交车出来,手握方向盘,脚踩油门,心里还沉浸在收到快递的喜悦之中。快递是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寄来的,里面是些口罩、消毒液之类的防疫用品,儿子在电话里反复叮嘱要严防死守防疫这一关,孝心天地可鉴。在疫情肆虐、市场上口罩一罩难求的情况下,儿子给他解除了开公交车置身人群中口罩紧缺的后顾之忧。

车稳稳地行驶在马路上,马杏看到前方十来米的华联宾馆候车亭有人在招手,他放缓速度停靠在候车亭旁。车门一打开,上来一个年逾五旬的女人,穿着环卫工作服,手拎着一只塑料桶,一个健步跨进车厢。

“阿姨你怎么不戴口罩乘车,这样不行。”马杏亮着嗓门叫喊着。心里思忖,也不看看啥辰光,还由着自己,随意自由,戴口罩乘公交车是为防范疫情而明文规定的。

“师傅,不好意思了,我赶时间上班出门匆忙了点,口罩忘了拿,通融一下,乘三站路我就下车。”乘客的央求并没有换来马杏的应允,马杏反而更加催促,让她下车。

乘客一脸尴尬,赖坐在座位上不出声。马杏并不知道的是,她心里苦呀。她家住农村,是个失地农民,为了生活进城干起了环卫保洁工作,单位里发她的口罩给送外卖的儿子拿去戴了,市场上又难买到,只好硬着头皮冒着风险出门,乘车推辞忘了拿口罩是迫于无奈。

马杏见乘客纹丝不动,停妥车打开驾驶室门,来到乘客面前劝说道:“你看看车厢里就你一个人不戴口罩,防疫期间乘公交车一律戴口罩是铁的纪律,任何人都不可违反,今天哪怕市长来,不戴口罩我照样叫他下车。你走不走,不走我报警了。”

乘客一听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,目光流露着无奈的乞求,木讷地央求:“你能否帮帮我,让我乘了这一次,下次乘车我一定戴口罩。”

马杏被近乎哭声的哀求打动了,吝惜之心油然而生:“这一次让你乘,但你必须留下身份证号和手机号码,一旦有事好联系上你。”

女乘客一听,连声称谢。

马杏掏出手机拍了她的身份证,记好手机号后转身走向驾驶座位,弯下腰从快递包裹中抽出一只口罩,递给了女乘客:“快戴上吧。”

女乘客接过口罩,哽咽着连连称谢。这口罩真的让她伤透脑筋,儿子送外卖必须要有口罩,不然不能挣钱;自己的口罩给了他用,真是救了蛤蟆苦了蛇,自己没了口罩,只得硬着头皮假说谎言硬闯乘车关,进单位还得自圆其说……

车启动了,马杏从后视镜中看见女乘客戴上了口罩,心里踏实了。车厢内的乘客目睹着眼前发生的一幕,纷纷朝马杏投以赞许的目光,公交司机平凡而高尚的情操在他们心中激起了阵阵漪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