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
过年记

小草

四十年过去了,当时我还在山东部队里服役,年底连队有11名战士准备抽调补充到南方边防部队,其中有我。农历腊月廿四,连队组织我们合影留念,晚餐是炊事班专门为大家包的“送别”饺子。腊月廿八,近千名来自不同守备团队的南调骨干重新编组,整装待发。那天,天气晴朗,身穿军大衣的战士们背起背包,在寒风中依次登车,即将告别可爱的威海。这时,师部大操场的喇叭响起了《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》的歌曲,声音洪亮,回荡在上空。这首歌,我们平常不知听过多少遍,今天听来感觉大不一样,依依惜别和即将奔向远方的不同感受,一时之间竟难以言表。

到了烟台,就转为铁路输送,当时我们乘坐的是闷罐车,铺上席垫之后很舒适,可随地而卧休息,但每节车厢只有四个小窗口,厢内照明也不太明亮。军列不断南下,越黄河、过长江。路边的村庄、树木急速向后退,夜间穿越城市,依稀可见窗外灯光闪耀如繁星点点。车厢内很是热闹,新结识的战友们互相闲聊,讲老连队的趣事、特别是离别多年的几位常熟老乡也在同一列车上重逢,心情格外喜悦。因为是春节期间加开的军列,所以有时需要停靠让行,路过兵站也要临时就餐、补充军需,走走停停、一路饱览风光,就像一场长途旅行。

郑州火车站是我当时沿途见过的最大的枢纽站,站场内铁轨横列成片、站台装卸繁忙、客车川流不息;同样南下的不同梯队军列在此间相遇,战友们虽素不相识,却相互挥手致意。还看见了装载军用汽车和牵引火炮的火车专列,气势雄壮。

经过了湖南,列车进入贵州境内,车速渐渐慢了下来,在山间和涵洞中穿梭缓进,经过夜间休眠,一觉醒来,此时听到了外面清脆的鞭炮声声,透过小窗户遥看窗外,我第一次看到穿着民族服饰走亲赶集的老乡、肩挑手提年货在山丘上走动,山寨中迷雾轻烟随风飘移……啊,今天是大年初一了!稍静了一会儿的车厢内,大伙儿又兴奋起来了,聊各自故乡不同的过年习俗、聊离别家乡后对亲人的思念,车窗外一片吉祥景象的春节团聚气氛,此时才真正感受到和平的不易和军人的神圣使命,感觉到这几天自己才是一个真正的“兵”了。

列车达到昆明火车站,那里已是百花盛开的季节,大伙儿脱去军大衣,换上了的确良夏季军装,战士们青春洋溢、浑身轻松、个个摩拳擦掌,仿佛都有着一股使不完的劲儿,短短几天,从北方到南疆,如同换了一个季节。车站对南下到站的军列格外热情,送茶送水、服务周到,让我们感受到了临战集结前的“优先待遇”。同时也见到不少了上海籍的探亲知青,异地见故友,话自然多了许多,知青们向我们介绍了云南风土人情及来自南方边境的民间信息。夜间,由昆明火车站换乘当地特有的小火车,到达宜良驻地补训团,已是大年初三了。经过近半个月紧张的临战适应性训练,完成了战前的一切准备工作,走向保卫祖国主权的那场边境战争。

又到过年的时节了,翻开已经微微泛黄的战友留念照片相册,对曾经的青春和经历深深留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