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
大学老师因作业在网络走红 点评中常现网络用语

  大学老师金句点评走红网络

  作业点评中常现网络用语 通过作业和学生交流

近日,教学已经将近22年的一位大学老师因为作业在网络上走红。“这样的作业给我来一打”、“带给人一种云淡风轻的美好”、“时光易逝,请君珍惜”等都是作业点评中的金句。这位大学老师叫董桂菊,是东北农业大学电气与信息学院的一名老师。谈及因为点评作业而走红,董桂菊称“真没想到”,她认为原本只是促进教学的一个方法。走红之后,很多学生会在下课偷拍董桂菊照片,董桂菊也表示,会沿着这个路线一直走下去。

董桂菊今年51岁,但很多网络用语却是信口拈来。她曾经在给一位学生的作业点评中写道,“很养眼,很享受!网孔法用得好极了,忍不住为你打call。”这样的金句在董桂菊批改的作业中并不少见。

谈及走红网络的作业点评,董桂菊对北京青年报记者称,原本这只是促进教学的一个手段,完全没想到会走红。“现在上课的话,学生首先要喜欢你的人,然后会喜欢上这门课。这就包括作业批改的环节,通过这些让学生体会到上课的魅力,从而形成良性循环。”

起初,董桂菊因为获得了学校的教学质量奖而接受媒体采访,在采访时将自己给学生的评语展示出来,并被发布到了网上。也正因此,董桂菊的金句点评开始走红。

董老师说,她的金句点评受到了学生的欢迎,有不少学生会互相传看,也会为了得到董老师的点评而更加认真写作业,甚至作业也成了老师和学生交流的一个平台。

在“大学老师金句点评”走红后,不少学生在网上留言称,“又是别人家的老师”。也有不少董老师自己的学生评论道,“董老师是特别可爱的一个老师,说话方式一看就是一个幸福的人”;“大学上电路课的老师,昨天本上还留过这样的评语”。

3月5日是东北农业大学开学的日子,董桂菊在走红之后也迎来了新学期的第一堂课。在课堂下,董桂菊说看到有学生偷偷拍照片,也有学生会跟她讲,希望能收到特殊的金句。

对于以后,董桂菊称还是会继续给学生的作业点评,提高教学效果。

对话

性格开朗的,评语就写得犀利一点

昨天,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因为点评作业而走红网络的董桂菊,尽管董桂菊自己没想到会走红,但却被学生称作是“名副其实的网红”。通过金句点评作业,不仅作业质量有所改善,董桂菊和学生也通过作业建立了沟通。

金句点评促进教学

北青报:怎么想到要在作业上做金句点评?

董桂菊:其实在2015年之前,我的评语比较中规中矩,好一点的说“作业工整”,不好的就说“作业不够整洁”,“思路不够清晰”等。我感觉效果不是特别好,学生不往心里去。2015年之后,就突然灵机一动,因为平时学生就说我比较潮,而且年轻人了解的东西我也清楚,我就寻思和网络用语结合,而且根据他们自己的特点写评语,一来二去就是良性循环。

北青报:开始金句点评之后,达到的效果怎样?

董桂菊:2016年,我教大二的学生,很多寝室之间会互相传看评语,后来我就把这些评语拍下来,每学期上第一堂课的时候我把这些照片亮出来,他们就看到说董老师这么用心评作业。我评作业都是5分制,最开始的时候拿5分的不到10个人。等到讲到第三章的时候,拿5分的已经能达到一半的人了。他们会互相看其他人怎么写的,这个窗口对教学也是有促进作用。

北青报:为了写评语,是不是经常关注网络用语?

董桂菊:平时我也接触网络比较多,这也归功于和学生之间接触比较多,学生说的话我就知道了。但是在批作业的时候,也不是特意去想,而是很自然就想到这个,比如打call什么的。这也是学生比较喜欢我的原因,他们觉得和老师没有代沟。

学生通过作业和老师交流

北青报:你的学生大概有多少人,每次批改作业要花费多长时间?

董桂菊:去年学生大概有130个人左右,算比较少的,今年所有班加起来大概有400多个学生,是最忙的一个学期。平时基本上10天会交一次作业,一个学期得交6、7次作业。学生可能写作业要1个小时,我需要8-10分钟左右的时间去看。虽然占用很多时间,我觉得还是值得的,因为现在很多学生不爱在课上问问题,作业会发现问题,能看到差在什么地方,我觉得教学效果反倒好起来。

北青报:你教这么多学生,每个人的评语都会不同吗?

董桂菊:一般交第一章作业的时候不是很熟,批起来比较中规中矩,通过平时上课互动之后了解了,我就知道孩子的特点。有的学生性格比较开朗,说的就比较犀利一点。有的学生比较内敛,写评语的时候就会注意一些,所以评语都不是一成不变的,而且学生也比较喜欢个性的点评。语言不一定在于多,但都是发自内心的话,而且有的学生比较害羞,可以通过作业来互动。

北青报:学生也会通过作业来和你互动?

董桂菊:对。比如说收作业的时候没写好,学生会说:“董老师因为什么事完成得比较急,下次一定好好完成。”还有的说:“董老师这道题我是这么想的,您考虑下解题思路对不对。”

红了之后有学生偷拍照片

北青报:很多网友说你的字写得很好看,是专门练过字吗?

董桂菊:我觉得我写得不好,如果知道能上热搜的话,我一定好好练字。有的时候觉得,学生可能是爱屋及乌,喜欢我上课所以觉得字也很好看。

北青报:有没有想过会走红?红了之后有什么变化?

董桂菊:我就是没想到会红,反倒是我的学生很激动。无论是在校的还是毕业的,都说为我骄傲。昨天开学之后,我看他们有偷偷拍我照片的,有发朋友圈的,他们也会特别期待,说我是名副其实的网红。从学生角度来讲比较自豪,都会说这是自己家的老师,老师期待你给我的金句等等。

北青报:以后还会继续坚持点评作业?

董桂菊:那肯定了,批了20多年的作业,没想到一下子就红了,我肯定沿着这个路线往下走,希望我的课堂效果越来越好。

本组文/本报记者 郭琳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