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

诗意小东门

图文 老青

小东门一带是充满诗意的地方,也是体现常熟江南水乡风情的地方。徜徉其间,弯弯的河,弯弯的桥,弯弯的巷,弯弯的岸。以及那沿河的花木,沿河的廊棚,沿河的人家,还有那斑驳的墙,飞檐的瓦,格式的窗,无不留下岁月的风尘,流年的素颜。

横泾河自小东门外通河桥始,经陈家市,向南流去。远远望去,聚奎桥凌空而架,一副现代气息。其实过去在桥堍至范家市一侧,有一石板桥,横跨花园浜,俗称三步两条桥。现花园浜填河成路,桥亦不存。

通河桥连接通河桥弄与小河头。不知先有通河桥还是先有通河桥弄。如此疑案,待有关人士考证了。

走到塔湾,有一高桥。引桥紧靠河岸,与桥面成直角,方便路人行走。名塔基桥,横跨白茆塘。原桥建于清代,现已不见踪迹了。

在迎春街与东沧街之间,有一石拱桥。名迎春桥,为现代重建。

东高木桥,位于环城南路与永宁巷间,跨东市河(护城河)。未改造前,这里两侧都是用石头砌成的驳岸。这里有许多国营公司的仓库,糖烟公司,果品公司,医药公司,还有煤球厂,食品厂等。对岸的环城南路下,曾是果品公司,我曾去进苹果,梨,桔子等水果,运到王市去。如今已成如诗如画的水岸。

在方圆一平方公里左右的水网里,曾有五座古桥,可惜已成历史。如果还在昨天,江南水乡的风韵更加妩媚,小桥流水的相思更加缱绻……

漫步在这悠悠的小巷,仿佛回到了从前。那绮窗前,谁人伫立。寒风中,那杯浊酒,冷了谁的风月,醉了谁的芳华。

满地黄花落地,老了谁的容颜。是否有过漫长的等待,是否还在期盼那把油纸伞。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,有些事看着看着就淡了,有些梦做着做着就醒了。只有这小小的黄花,开在你的门扉前,执着而坚强。

孤独地傲立着,在冷风里依然摇曳。明知在凋零的季节里化作翩翩落英,也要将一袭风华留下最后的芳菲。我心如止水,不再为一朵落花徒生波澜。

水无常态,它是泉,是溪,是潭,是江,是海。如今,它流淌在常熟的河岸里,化作江南水乡风韵的灵魂。

 要活得惬意,不在于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而在于发现生命中的小美好,使每天的日子充满诗意。圆形的门墙,里看,天天人间烟火;外看,处处世上美景。而你呢,该如何选择?

光阴细碎,回忆细碎。昔日的廊棚,是否演译过遗梦,朱红的美人靠,还有玉人斜倚?过去的船夫或为艰辛而沮丧,美丽的船女只因清贫而流泪……如今,只有红灯笼,在寒风中摇曳,诉说着繁华早已落幕,灯火已成风景。

冬日里,透过城市的车水马龙品味温暖,在流水小桥的氛围中感受平淡的生活。

          冷风拂面,看街头巷尾,路人稀疏,行色匆匆,为生活而奔波。每个人都会经历童年的天真,少年的懵懂,如花的青春,不惑的中年,以及安定的晚年。但不经意间,已了无梦痕。看世间, 多少烟雨朦胧的故事,多少情意绵绵的眷恋,终将成为光阴的故事,散落在喧嚣的红尘里。

 

一段曼妙的时光,一份美丽的遇见,一次短暂的旅行,但愿化作生活中温暖的美篇。